清樾煮枫酒

直面死亡

我真有这么一刻想……

砸了黑水晶和菠萝,我自省

还好磷还活着(难过

@船听雨眠 ,丧尽天良毫无人性惨绝人寰起义不成服软不行还要被打人间不值得

【黃×你】思春期

(不標準短文,只是祝他生日快樂🎂)

正片:

他是老师重点的关注对象。

他总是在课下抱着篮球,招呼上一群男生,轰轰烈烈地往往篮球场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去打群架,三分钟后,就能听到楼下的篮球场上他那爽朗的笑声。

他回教室的脚步似乎总是踩着上课铃响完的那一刻,老师气却无奈,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下次上课早点进教室”。

“知道啦老师!”他笑起来时像耀眼的太阳,一颗小虎牙就会冒出来见见天日。

你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好的男孩子,没有多少女生的热烈追求呢?

或者,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

或许是被小混混们堵住校门问自己要钱时,那個男孩会及时赶到,挥起拳头朝对方的脸砸去,嘴里的一句“躲远些”,让心脏害怕到窒息的自己突然怦怦直跳,胆小怕事的自己第一次主动跑去老师办公室,着急的拉着老师去找他。

又或许是他太过顺溜的嘴皮子,一刻不停地,悄没声撬开了自己的心。

原来父母说的青春期,竟是这般感觉。

后来他的座位被调到了自己后面,他不再那么频繁的去篮球场,下课时总能听见他戳着自己的背对自己说:“靓女靓女,给我讲讲这个知识点吧,我上课的时候差点睡着,沒聽。”

“黄少,出去打球啊!”

“不去了不去了,等我学完再说!”

你转过身,摊开上课时整理地整整齐齐的笔记,用笔尖指着其中一条知识点认真地讲着,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抑制住自己只是听见他声音就脸红心跳的病症。

“所以你应该这样去解这道题……”

黄少天注意到你那一缕疏于修剪的过长的刘海,伸手将它挽到你的耳后。

你当时就顿住了,磕磕巴巴地说自己不舒服,转头慌张地跑去了厕所,剩下黄少天托着腮望着你离去的背影,有些傻地笑着。

后来和他渐渐走近,老师很高兴看到这个“问题生”有“改邪归正”地趋势,成绩也是一点一点的上升,黄少天妈妈知道了,甚至还请自己去他家吃饭。

时光匆匆走过,春去了,夏天自会如约而至,直到他在放学路上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份合同,你才知道,他加入了一支名為“藍雨”的隊伍。

“黄少天……”你低着头。

“嗯?”

“如果這是你的選擇……”

“我喜欢你,或許這話說的不合時機,你做的决定我会支持,只要你下定了决心,我都会在你背后支持你,如果你还没有粉丝的话,我希望成为你的第一个。黄少天,我想,我喜欢你。”

憋了两年半的话语被一口气说出来,你卻不敢看黄少天的表情。

在嘈杂的蝉鸣声中,黄少天开口说:

“我喜欢你这件事,估计也只有你不知道,如果只是作为我第一个粉丝的话,还不如…”

黄少天顿了顿,“做我第一个女朋友。”

后又添了一句:“当然也是最后一个哦!”

你瞪大了眼睛抬头看着眼前笑意满满的男孩,眼睛渐渐开始泛起酸来,这就是自己喜欢了两年半的男孩,他是黄少天,自己喜欢的男生。

之后一直保持的联系,是异地的一通简简单单的电话,你在這邊,聽著黃少天地喋喋不休,有時是他的關心,有時是關於戰隊,你都願意聽他傾訴,嘴角不自覺地就會翹起,他的關心總是潛移默化地來到自己身邊,讓你暫時拋開了學業的壓力,安靜地靠在床頭跟黃少天談心暢談。

終於,你畢業了,找完畢業照後你就攥著那張薄薄的火車票,飛奔向那一趟列車的車門。

之後是理所當然的同居。

你無數次看著他专注地打着荣耀,键盘鼠标像雨点一般落下,自己也就昏昏睡去,不知道今天黄少天又熬到了几点,只是早上醒来时自己身上盖好的被子和床头柜上的一杯温水。

轻轻打开黄少天的房门,对方还在熟睡,难掩的黑眼圈就这样大刺刺地挂着,这是他为了梦想奋斗的样子。

黄少天的努力讓他脱颖而出,成为了那一年的“黄金一代”,和喻文州成为了“蓝雨双核”。

看着蓝雨如一匹野马冲进了总决赛,坐在黄少天座位后面的观众席上,票当然不是自己抢到的,是黄少天给自己的。

看着场上的他,自己庆幸着当初没有反对他做职业选手。

第六赛季总决赛,冠军队,蓝雨!

黄少天站在领奖台上,和队员们一起举起了来之不易的奖杯,开心地笑着,自己突然感觉看到了许多年前,那没等下课就迫不及待抱着篮球想往外冲的男孩,脸上也是这般璀璨爽朗。

泪水是咸的,却又是甜的。

那是一個屬於藍雨的夏天。

“我去了会打扰到你们吧,不合适。”

黄少天正抱着自己喋喋不休着得到冠军的興奮快乐,听到这话不乐意的瘪瘪嘴。

“靓女,去嘛去嘛,你不去他们还以为我还是是个单身狗嘲笑我呢!”

这招百试不厌,看着黄少天冲自己撒娇,自己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黄少天,你啥时候脱离的组织,我鄙视你!来来来嫂子,离这个危险的话痨远点!”

“不地道。”連喻文州也笑著說。

队员们起着哄,在炎热的夏天里,他们像一家人般举杯,蓝雨就是蓝雨。

对方父母也知道你们的事,看到两个孩子从青葱的学生长大,彼此相互照顾,自然是满意地直点头,母亲抱着自己,像小时候那样一下一下拍着自己的脊背,这两只温暖的手掌给过自己无数次勇气,这次却是不舍的放手。

“你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少天也是个好孩子,好好的,别软弱,妈支持你。”

“爸爸也是。”

你們的婚禮定在了八月十日,也是黃少天的生日,婚禮當天,與黃少天交好的職業選手們紛紛到場,他們都知道,你為了黃少天的職業生涯,決定在他退役之後再結婚,戴妍琦無比羨慕這樣的愛情,拉著自己說個不停,肖時欽無奈接受著黃少天掛在臉上的不滿,終於把戴妍琦拉走。

“黃少天,要不要嘗一嘗我們興欣的糖醋秋葵啊?”葉修樂呵呵地調侃著,一眾職業選手們都在“哈哈”地笑,黃少天回了句“滾滾滾”后也沒再理,看著在一邊抿嘴笑地正開心的你,穿著藍色的婚紗,披散的頭髮隨著夏季難得的風舞蹈著,有種想立刻擁抱自己的衝動。

“少天,生日快樂。”自己走過去,踮起腳尖輕輕地親吻黃少天的臉頰。

“新婚快樂!”

——————————————————————————————

In every lost soul, the bones of the miracle,

每一个失落的灵魂中都有创造奇迹的傲骨,

For every dreamer, a dream we're unstoppable,

每一个梦想家都有无法阻挡的梦想,

With something to believe in,

有真诚的信仰。

                                ——Avicii/Martin Garrix/Simon Aldred《Waiting For Love》

黃少天,生日快樂,成年快樂🎂👑

一篇暗搓搓🍙

2016年2月20日,我遇见了太太。

两年前,太太还叫俞撩,当时看见这个名字就有种温柔的感觉,文也是如此。尽管是虐文,但里面令人遗憾惋惜,甚至是潸然泪下的爱情也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比我看过的很多圆满结局更值得回味。

《当女友死亡》这个短篇集是最初让我关注太太的原因,很开心,直到今天,我还在关注她,她也仍然喜欢全职,默默坚持着写文,看到她收到的红心和评论越来越多,我也会由衷的感觉快乐和幸福。

我不会清晰地表明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一般也不会去表达,所以在我掰手指能数清的评论里,会用很多感叹号来表达我对这篇文的喜欢。

喜欢全职四年,关注了太太两年,越来越多的全职粉喜欢上太太的文,太太的文也写得越来越好,尽管经常咕咕咕(划掉)。

当初升学压力大,模考校考月考双周测,两点一线的路程,放学回家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写作业,什么话也不说,晚上躺在被窝里,点开太太的lofter,从头开始看,看到《你北迎风雪》就哭了出来。毫无征兆的死亡,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喜欢和碑前的守候叶修像锤子一样敲打着我的心脏,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在另一个人的心里重要到这种地步。

“你北迎风雪,他向南无冬。”

“只恨故人魂已散,从此山水不相逢。”

这两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然后是《不眠》和《可惜》,可以说是日思夜想,更新了又舍不得看了。我从来没见过杰希卡当男主角会被这么多人反叛,竟然都跑去了秋秋派,(重要的是大家看的似乎很开心?)所以我很佩服太太笔下的人物,是真的能深入到人的心里,很想要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

然后我加进了咕咕群。成为一名赶鸽员。自己身边没有喜欢全职的朋友,所以很开心自己能加入咕咕群,认识很多喜欢全职的同好,宗远、御月等等,都是很温柔开朗的人,谢谢你们不嫌弃我这个说话不走脑子的傻瓜!

然后,回归主题夸咕咕太太,人美手巧脾气好,温柔体贴又漂酿。给我的感觉大概能用“相见恨晚”来描述,就像一个平易近人的老朋友一样,会和大家一起开开玩笑,一起吹吹全职,一起讨论文章剧情。

写完,笔拙,有种《未闻花名》op里那句歌词:“费了好几页,终于写完我们的心情,却不知为何,弥补不了空白的一行。”

空白的那一行,我想就是“我会一直喜欢您”

最后。

I am lost in ways, your arms they hold me right .

谢谢您写的文陪伴了我两年,接下来的以后,也请一路携手,共同走过。

To: @船听雨眠

By:饭团

【王杰希×你】理想恋爱

| ᐕ)⁾⁾前提不多,看文重要



【一】

“我最最最爱的王杰希先生,生日快乐!”

这是你与他共同度过的第十九个生日,自己父母和对方父母要好的不得了,你和王杰希也管对方父母叫干爹干妈。

王杰希的父母其实更想要个甜滋滋的小女孩儿,自己父母更想要个沉稳的小男孩儿。

不巧,事不如人愿,两家的愿望就这么错开,谁也没乐到哪儿去,倒是孩子一生下来就亲近的很,尤其是自己,很没出息地总跟在王杰希屁股后面“杰希哥哥杰希哥哥”地叫,整天整天。

王杰希不讨厌,也绝对谈不上喜欢,小女孩声音还是甜甜腻腻的,谁听了能不心软?

谁能?

反正他王杰希不能。

【二】

这个名义上的妹妹长得水灵灵的,抓着两个小辫儿,跟在自己后面时,王杰希有偷偷往后瞥过,一跳一跳的,显得整个人一身傻气,自己还不知道,乐滋滋的。

就这样,你们升入了同一所小学。

王母和自家管事的每天都凑在阳台上看孩子放学,王杰希腿长,长得又高,比自己整整高了一头,他那一步恨不得顶自己三步,王母看见了回家就揪着王杰希说了一顿。

“我说你这小子走慢点不行吗,人家在后面跑着追你多累啊,以后上学放学多注意点啊!”

所以王杰希从此以后就可以拉着你的小手回家了。

【三】

“王杰希看起来老实,其实花花肠子也没少多少!”和自己同班的黄少天同学如是说。

“那是因为你游戏打不过人家!”你双手掐着腰,理不直气也壮的说。

说完,你转头背上书包,去找在教室门口等自己放学的王杰希,身后的黄姓男子好像还在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自己也听不清,这人话忒多,还总是和自己抬杠,凭着话多次次赢自己,最后还是得等到王杰希过来帮忙才能噎住黄少天。

“今晚想吃什么?你爸妈出差,我妈说今晚让你来我家吃饭。”王杰希拉着你的手,脚步有刻意的放缓,正好是自己能跟上的速度,能闻到王杰希身上药草的香味,让人舒心。

“嘿嘿,咱妈做什么都好吃!”你眨巴着星星眼对着王杰希,搞得对方转过头去,耳尖泛起微微的红色。

“咳,那就吃虾仁水饺吧。”

“好啊!”

【四】

“下面报道一则重大新闻,于昨夜12时前往的科学侦察队因山体滑坡导致18人死亡,3人重伤,5人下落不明,下面为您播报遇难名单。”

你呆呆的站在电视机前,看着自己父母的名字被念出,照片是熟悉的笑脸,每天都能看到,原本是异地之隔,如今却是阴阳两别。

王杰希一直陪着你站着,王母在王父的怀里小声哭,怕刺激到自己。

你一动没动,只有王杰希知道你的手一直在颤抖,嘴唇被牙咬破,一丝丝血腥味支持着自己不会晕过去。

是做梦吗?

是在做梦吧。

谁在叫我的名字?

“我求你,我求你,我求你睁开眼吧…”

感觉到手指微微的颤了一下,王杰希就是一激灵,看见你眼睛微睁,心情复杂。

爸妈已经去认领尸体了。

这是自己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眼泪不知为何不受控制的肆虐,一遍又一遍的划过脸庞。王杰希对快哭出声的护士“嘘”了一声,护士会意地用力捂住嘴巴不哭出声。

毕竟,这两个人最小的也只有13岁啊。

【五】

“这局打的不错,差一点破咱们的最高纪录了。”你拍拍身边王杰希的肩。

荣耀游戏渐渐火起来,两人也各买了一张账号卡图新鲜,王杰希用的魔道学者,自己用的战斗法师,一个在前施法,另一个则是趁着法术攻势,挥舞战矛向前拼杀,在荣耀里也小有名气,二人组合的PK场也是高居第一。

“打法跟魔术师一样,估计也只有我能跟上了吧。”你自顾自说着,身边王杰希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自己看。

“我要去试训了。”

“微草战队?你要当职业选手?爸妈同意吗?”

“他们相信我的选择,就想问问你……”

“我相信你。”

“愣着干嘛,别走神啊,我一个人扛不住这么多攻击啊!”

王杰希一怔,青春期的美好经过伤痛,在要收尾之时泛滥开来,眼前再也不是那个脸蛋圆圆的,扎着两个小辫的女孩,自从自己父母离开后,原本有些圆润的自己渐渐变得消瘦,大圆脸也成了鹅蛋脸,一副美好少女该有的外表已经有了,却是缺了少女活泼开朗的性格,变得沉稳起来。

“别忘了给我打电话。”你的眼睛盯着

自己大约是对她有几分喜欢的吧。王杰希默默想着,从笔筒里抽了支笔,在合同最后一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王杰希。”

对方闻言转过头去看自己。

自己给了王杰希一个大大的拥抱,头埋在王杰希的颈窝里,“什么时候走?”

王杰希回抱住自己,说:“明天上午的机票。”感受到肩膀处微微的湿润,料是自己哭了,用手一下一下轻轻拍打着对方的背。

“哭什么,想我给我打电话,不行给你买张机票也就飞过来了。”

自己红着脸和眼眶从王杰希怀里蹦出来,“谁要想你!”

“你给我打电话才对。”

真香。

【六】

“王不留行就交给你了,好好带领微草吧。”林杰把账号卡交给王杰希,他早就感觉力不从心,如今也多了几份踏实与不舍。

王杰希,正式任命为微草队队长。

衔接并不顺利,他那吊诡的打法令队员很是头疼,这问题王杰希自己明白,女孩经常对自己说过,只不过她能跟上和配合自己,王杰希也没太在意,直至今日才发觉问题的严重性。

“今天的训练就先到这,大家解散吧。”

王杰希没有离开座位,一个人留在了训练室,尝试着改变自己。

电话铃声响起,是“我的”打来电话,王杰希连忙放下手头上的训练接起来。

“王杰希,睡了吗?”

女孩的声音夹杂着微弱的风声,是在外面吗?在哪里?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家?忘带钥匙了?

“……还没。”王杰希最终没问出口。

“那忙吗?不忙的话麻烦下楼接个快递吧。”

“你寄什么了?”王杰希揪起座位上的微草队服,边问着边往楼下跑,这小姑娘到底给快递公司多少钱,半夜还来送快递?

王杰希将信将疑的推开微草俱乐部的大门,此时正值冬季,外面飘着零零星星的雪花,夜幕中似是包裹着一个身影,朝自己转过身来。

“快递快递!”自己朝着王杰希奋力挥手。

王杰希一愣,当即反应过来,跑的踉踉跄跄,那声音再熟悉不过,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孩的声音,即使是在风雪中也不能干扰王杰希的判断。

“我实在想不起要寄什么东西来了,就把自己邮过来啦!”自己掏出怀里的围巾,绿白相间,围在王杰希脖子上,“暖和吧,妈教我织的。”

王杰希低头看着给自己围围巾的女孩,思念和暗恋交织,他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份感情。

“天冷,先进去吧。”王杰希用手蹭蹭鼻子,下意识想和小时候那样牵对方的手。

见王杰希的手在半空顿住,你禁不住“嘿嘿”地乐起来,反握住王杰希那葱白的手。

“天这么冷,能温暖我的也只有王先生您了,对吗?”自己抬眼望着高自己一头的王杰希,眼里是框不住的闪亮和期待。

王杰希一愣,另一只手摸摸你的头,在你的额间落下一吻,笑道:“嗯。”

【七】

微草的人都知道,队长爸爸脱单了。

自己去见微草队员们前还是紧张的跳脚,在王杰希的怀里蹭了好久才被王杰希拎出来。

“我努力!”自己朝王杰希攥了攥拳。

王杰希笑,“韩队的拳可没这么软。”

结果是女孩儿的一顿捶捶捶。

“大家好,谢谢大家照顾王杰希,感激不尽!”自己朝训练室里的大家一鞠躬,仪态很是庄重。

“队嫂别客气,其实照顾我们的一直是队长。”刘小别挠挠头,对这位队长在一夜之间领回来的嫂子的担心一下就飞到九霄之外了,其他队员也在附和着。

“王杰希交给我你们放心好了,先提出交朋友的人是我,先陪他打荣耀的人是我,先追他的人是我,先向他提出交往的人是我,”你顿了顿,每说一句话,队员们的眼就长大一点,“我觉得,是时候了。”


高英杰和刘小别等一行人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转身朝向王杰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戒指,竟然是女方跪向了男方,王杰希都傻了,女孩儿今天特意穿了身黑色西装,还是男款,身高不算矮的她穿上后格外帅气明朗,自己倒是穿着微草队服。

“王杰希,可以对我说那三个字吗?”

“我爱你。”

自己一笑,给王杰希带上了戒指,钻石一闪一闪的晃瞎了刘小别等一众单身狗的眼睛,闪的他想汪汪叫,这他妈,竟然是女方先来,队嫂也太帅了吧!


王杰希看着手上的戒指,感觉那里不对,但也不甚满意。

【八】

求婚之后的生活稀松平常,也没多大变化,一切安定下来,自己也投入进生活和工作的正轨里。

只不过和王杰希同居之后该做的都做了,打小就不爱运动的你瘫在床上,就想安安静静的让他家那口子滚去微草当爸爸,自己在家当咸鱼。

淦。

真 · 同居是绝望的开始。

【九】

王杰希去了苏黎世,回来时给她带回来个冠军戒指。

“王杰希,是不是夺不了冠军我就没有戒指戴啊?”自己打量着这枚刻上了王杰希名字缩写的戒指,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王杰希没说话,只是笑着亲了自己一口。

反正早晚都是自己的,戒指还不如那个小红本来的踏实。

【十】

柳菲和自己认识之后,关系越来越好,她曾经问过自己,为什么喜欢王杰希。

“没有为什么,很简单,他愿意为我改变自己。

他愿意控住步子等自己,遇到危险时他会攥起拳头给那人一拳,转头拉着自己没命地跑,能在自己爸妈离开时安慰自己,生病昏过去时会没日没夜地守着自己,趴在床边累的睡着。

心动的瞬间十几年过来她自己也数不清,年少时懵懂的脸红,初中时幼稚的吃醋,高中时见到了他的固执、他的梦想、他的坚持、迷茫,鼓起勇气后的坚定,当上队长后的担当与坚实,恋爱后的体贴入微,是自己一路见证过来,真实触碰过的,王杰希的一段,她希望以后的几段,来生的几段,自己也能一路陪伴。


我一点都不喜欢王杰希。”


在暗中和王杰希通话的柳菲一怔。

“我快爱死他了。”

“!你们为啥还不举办婚礼啊!”柳菲哭了,这或许就是自己认为的,漫画里不可能出现的情节了,

     双方都嫁给了爱情。

回家后王杰希意外的也在,就听见他说,

“我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

“王杰希,你可以对我说那三个字吗?”

王杰希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听见提问就脱口而出:

“你胖了。”

微草一众纷纷捂住了眼睛。

这婚老子不求了!

但喜欢王杰希是一辈子的事!!!

真香警告×2

—————————————————————————————

写完后发现自己写的什么东西,总之,谢谢你的观看【企鹅鞠躬🐧:P

自己没什么恋爱经历,写出来的都是乏味东西。

嫁给爱情什么的交给我的梦吧:P

如果是叶修是夜空中的一颗星星

那么王杰希一定会成为他的月亮

如果叶修是夏日中的一颗高树

那么喻文州愿当拂过他的一缕凉风

如果叶修是寒冷冬日里一只南飞的大雁

那么黄少天愿意成为他振动的翅膀

如果叶修是战场上冲锋的将士

那么周泽楷愿做他手中的长枪

————————————————————————————————————

他那颗炽热的心

有着神奇的魔法

在漫长的岁月里

对他们而言,他就是那升起的烟花

是恒久的、永不会熄灭的烟花

抬头时望见他的绽放的绚烂

俯身时披上他的映射的火花

“感谢你的温柔,拂过了我们的年华。”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望见他的时候

脑子里全是想要对他说的情话

【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呜呜呜呜呜yi(闭嘴   在开学前努力夸一夸我们修修(企鹅下跪.jpg】